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蛮族之崛起 第二章 窝囊的索朗顿珠

发布时间:2019-10-12 23:03:45

蛮族之崛起 第二章 窝囊的索朗顿珠

图伦荒原是一片贫瘠之地,一分草地,倒有九分砂砾,干枯荒凉,雨水稀少。生存在这里的种族被称之为蛮族,也即野蛮,粗鄙之意。

四头长毛牛,三十只羊。即便是在那些富裕的蛮族头人眼中,也算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可想而知索朗贡布的哥哥丢了这么大的彩礼,还没将新娘子带回来,他的弟弟会多么的愤恨。

图伦荒原地广人稀,方圆数百哩只有十几户蛮族牧民,饶是如此,也都艰难生存。象雄加措之所以被人尊敬和看重。也是因为他在十二岁的时候,父母被大地熊袭击身亡。他硬是咬着牙凭借两头长毛牛,二十只羊,不但自己生存了下来,更将自己当时仅仅八岁的弟弟拉扯大。甚至他的牧群越发繁盛

。现在已经有十头长毛牛,近百只羊了。

“索朗顿珠这个窝囊废,带着那么大一笔彩礼,被人拦路抢劫了去,自己还受了不轻的伤。女人自然带不回来,还不告诉我究竟是谁抢了他。长生天在上,若让我知道是哪个混蛋干的,非打断他两条腿,扔在荒原上喂狼。”

索朗贡布也只比象雄多杰大一岁,十三岁的少年,一脸的凶狠。对自己的哥哥索朗顿珠没有半分尊敬。

牛粪堆烧得正旺,象雄加措已经将他们兄弟俩唯一的炊具……一只铁质的头盔当做铁锅,架在牛粪火堆上,倒上水,然后扔进去一块奶干,和一把不知名的野菜烹煮,帐篷上挂着的风干肉扯下几条,一同扔进锅里,炖煮杂烩。

很快,一股浓郁的奶味,裹着风干肉的肉香,扑鼻而来。索朗贡布口水都流出来了,一脸的馋像。

知道索朗一家人口多,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还有两个弟弟。他们的父亲又去世的早,只有母亲拉扯这一大家子人,生存艰难。三十多岁的人,看起来和六十岁没什么区别。

索朗贡布十三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几乎就没有吃过饱饭。因此借着和象雄兄弟关系不错的机会,时常来这里打秋风。象雄加措每次吃饭,也都特意为他多煮一块肉条奶干,反正他们俩已经度过了生存最艰难的时候。现如今他十七岁,弟弟十二岁,都是雄壮魁梧的大汉。

倒是索朗贡布营养不良,看起来反倒比十二岁的象雄多杰还要瘦弱的多。

被雷劈了,身体还没恢复,象雄加措吃的很少。煮熟的肉条和铁锅里的奶汤,全都进了两个饭桶的肚子。

“吃饱了么?吃饱了的话就快点回家,天色再黑一些,路上就危险了。”

象雄加措只当索朗贡布是来蹭饭的,因此虽然杂七杂八的也没听清楚他哥哥被人抢劫,究竟是怎么回事,但也不准备多问。反正根据这具身体的记忆,好像也挺瞧不起那个老实巴交,胆小怕事的索朗顿珠的。既然人家自己都准备息事宁人,他更不会去出头。

“不对,我只顾着吃饭,忘记正事了。”索朗贡布这才突然想起来什么,擦了擦嘴巴,就将油渍抹在乌漆嘛黑的头发上,看的加措又是嘴角抽搐。

“加措大哥,求求你帮我们一把吧?四头长毛牛,三十只羊,那是我们全家一半的财产。若是给顿珠换回来女人也就罢了,却半路被人抢走了。这个损失我们受不了,我阿妈在家里不停的哭,顿珠那个窝囊废又打死也不说是谁抢的,害怕我去惹祸。”

“我能帮你什么?”象雄加措没好气的道:“你大哥又不说是谁干的,难道让我把方圆数百哩的蛮族牧民挨家挨户的搜个遍?”

许是自幼父母双亡的缘故,为了生存,象雄加措性格极其凶悍。十三岁的时候,独自拿着一柄木矛,拼着遍体鳞伤,将杀害他父母的大地熊给生生捅死。因为威名远播,方圆数百哩的牧民都知道这个家伙的不好惹,就连掌控这片周围土地的蛮族头人,也不敢轻易招惹,甚至都没来收税,更别说是找他的麻烦,这也是他能够拉扯大年幼的弟弟的原因和凭依。

久而久之,象雄加措的威信逐渐竖立,等他度过十六岁,成年之后。周围牧民有矛盾或不决的事情,往往会来寻找他拿主意。象雄加措也总是公平公正的处理,甚至就连头人,在一些重要事情上,也时常询问他的建议。

因此索朗顿珠被人抢了彩礼,他弟弟贡布来求象雄加措,也不算突兀。

“加措大哥,只要你去问顿珠那个窝囊废,他肯定会告诉你的。我不求你为我们抢回牛羊,只求你让顿珠那个窝囊废说出是谁干的,我亲自去找他算账。”索朗贡布恨声道。荒原上的蛮族,自幼好勇斗狠,别看只有十三岁,也是曾经杀过野狼,斗过野猪的狠角色。

话说到这份上,象雄加措也不好拒绝。他刚刚接手这具身体,还在适应当中,多与别人接触一番也不错。

“等着吧,先回去。明天我亲自去你家问问顿珠。说好了,若是顿珠还是不开口,那你也不准欺负他?”

象雄加措告诫索朗贡布,因为他知道在索朗家,贡布就是个小霸王,虽然人本质不坏,但总喜欢欺负胆小的哥哥……或者也是怒其不幸哀其不争吧!

“好,我这就回去,明天等你来!”索朗贡布大喜,反正也吃饱了,摆摆手,跳上没有鞍具的坐骑【角马】,一溜烟的奔驰而去,很快便不见了踪影。

这个冒失的家伙,象雄加措摇摇头。

“大哥,咱们真的要管顿珠家的事?你带我一起去见识一下呗?”象雄多杰兴奋的问道。荒原蛮族像这种抢劫的事情实在太平常了,解决的法子也就是抢回来便是。反正无非讲的是谁的拳头大罢了!

“你乖乖留在家里看家,都出去了,家里的牛羊被人偷了怎么办?”象雄加措没好气的道。

“谁敢偷我们象雄兄弟俩的牛羊,不怕你活撕了他?”象雄多杰讨好的说道,一脸的腆笑。

也罢,弟弟长大了,也该见识一番了,总不能老是将他当孩子养。那样也无法成长起来。

“明天先赶着牛羊去顿珠家,让顿珠的弟妹照看。你和我一起,咱们去会会敢在我眼皮子底下抢劫这方圆百哩牧民的家伙。”

象雄加措两个灵魂完全融合,已经无分彼此,他的性格似乎没有什么改变,依然彪悍。往常就以这方圆百哩十几户牧民的头人自居,自己的牧民被抢,当然要去出头。

南昌治疗阴道炎费用
徐州性病医院
福建治疗牛皮癣医院
南昌治疗阴道炎医院
徐州性病医院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