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白泽手札第一百一十七章梦魇魔神

发布时间:2020-01-24 22:06:35

白泽手札 第一百一十七章 梦魇魔神

受黑森林事件的影响,教廷和议会在巴登城的势力又重新热闹起来。仰仗潘德拉贡家族的身份徽记,晨曦很容易就在这里找到了代步的直升机,所以就在韩赛尔发出信号之后没有多久的时间,晨曦也出现在这个不大的小镇里。

“你的事情处理好了?”韩赛尔见到晨曦后心中莫名的安定下来,不由长吁了一口气。

“嗯,比我想象的结果还要好。你这里呢,发生什么事情了?”晨曦有些奇怪的打量着整间卧室,尤其是病床上被绑着的小姑娘,心中不由一阵愤怒。“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会对这样半大的孩子动手?”

他随手取出一张符箓,符纸静静的燃烧,没有发生任何的异常。“看来不是邪垢之物,倒像是受了噩梦的侵袭和折磨?”

“这是这个孩子出事前一直拿着不放的书,据说当时性子比平时安静了许多!”韩赛尔将那本童话递了过来。

“《小裁缝》?是《格林童话》中的那个短篇么,倒是挺精致的!”晨曦随手接过书,翻开略看了一遍。发现正是格林童话当中的内容,他的目光在翻到一页插图的时候停了下来。

“怎么了,有什么发现么?”韩赛尔凑了上来。

“独角兽被涂黑了!”晨曦皱着眉头说。

“孩子在这个年纪最喜欢拿笔到处乱画,家里的墙纸什么的都被画的乱七八糟,这很正常啊,有什么不对么?”阿诺尔夫人出口解释道,随着韩赛尔的无能为力,她的心也跟着沉了下去,多少有些无精打采。

“她在涂抹这副画的时候很用心,画面四周都留下了手指的汗痕。你们知道黑色的独角兽叫什么吗?”晨曦顿了顿,反问屋里的几个人。

“不清楚,在基督教的典籍里没有这方面的记录,我甚至连独角兽存在与否都有些怀疑!”年轻教士想了一会儿才回答道。

“不,不,不……”晨曦伸出手指摇了摇:“实际上,独角兽的准确捕捉记载正是源自你们教廷,12世纪法国一位名叫菲利普·德·塔恩的教士在自己的书《动物志》中用了很多文字描写这种圣兽。其中也提到过,如果作为圣洁象征的独角兽堕落的话,将会变成另外一种很可怕的元素生物——梦魇,传说中的噩梦之源。”

“梦魇,那个传说中来自地狱的恶魔,它的前身竟然是独角兽?”韩塞尔大惊小怪的问道。

“准确的说,梦魇并非是自然产生的一种生命,而是在人类炼金实验的产物。据我了解,当时的炼金术士们利用死灵的污垢之气来使其堕落,这反而赐予了它操控噩梦的能力。随后地狱势力的介入更给这种畸形物种在地狱的烈焰当中不断进化创造了条件。”晨曦手指轻轻的划过插图当中的黑色笔迹,“而它们最喜欢的食物,就是小孩子因为恐惧而变绝望的灵魂。”

“我能不能问一下,你们所说的梦魇到底是什么样子?”阿诺尔夫人声音突然有些颤颤巍巍的问道。

“嗯,是一匹四足和眼睛都燃烧着火焰的四足战马,头上和独角兽一样有一根长长的犄角!”晨曦有些好奇的打量了一眼这个世俗女人,但还是满足了她的好奇心。

“我的丈夫在城里经营着一家建筑公司,前一阵子在施工的时候发掘出一个很破败的地窖,地窖中别无他物,只有一块画着你说的那东西的破布。他们没有当回事,就直接把地窖夷平了,破布给带回了家。”

“破布,那东西呢?”晨曦喝道。

“我……我觉得那东西太破旧就扔到阁楼了,后来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阿诺尔夫人被晨曦的态度吓了一跳,不由有些结结巴巴的回应道。

“晨曦,怎么了,那块破布是什么?”韩塞尔也跟着紧张起来。

“那是一种恶魔祭祀仪式,她所说的破布实际上是用死人头发编制而成的。祭祀的是地狱七十二柱魔神当中的第六十七位,名字叫做安度西亚,位阶公爵,统帅二十九个梦魇军团。有他就是第一个梦魇魔兽的传闻!”

“什么,七十二柱魔王之一?”

“死人头发织成的?”

“二十九个梦魇军团?”

众人发出一声声惊呼,只是内容各不相同,阿诺尔夫人毕竟是个世俗女人,直接被死人头发织布的行为吓了一个趔趄,而其余两人则更关心敌人的战力问题。

“我原以为你们家只是不小心招惹了一个散居的梦魇兽,现在看来,你们应该是招惹了一位地狱魔神!”晨曦有些难过的看着床铺上的小女孩,“只是你们大人的罪过,不该由这个无辜的孩子来承担,就算是魔王我也管定了!”

“先生,地狱的军团有固定编制数量么?”小教士弱弱的问道。

“当然,和耶和华的天使军团一种编制序列,一个军团满额6666名,有什么问题么?”晨曦回应道。

“那可是足足二十九个军团啊!”小教士唯唯诺诺的说。

“那又如何,那种小型祭坛,就算被破坏也不会牵扯堂堂一介魔王太多精力的,估计也就派遣个小喽啰来报复一下,顺便收割点儿灵魂。这种纯属人类自己作死的情况,就算是教廷也是默许的。几个世纪以来一直都是如此,这是上帝和魔鬼争夺信仰的一个游戏!”晨曦解释道。

“那我们还有什么可怕的?直接解决掉不就行了么!”韩塞尔一听,不由大大咧咧的说。

“两个问题,第一个就是打狗也要看主人的,更何况这次还是人家占着道理,毕竟放在任何一个宗教,捣毁祭坛也是一件比打脸还恶劣的事情!”晨曦稍微停顿了一下:“第二个也是最关键的一个,我们谁也不会操控梦境的能力。”

“那我的孩子就没有活路了么,博学的先生,请您无论如何也要想想办法。如果可以,我愿意代替女儿承受这份惩罚,她是无辜的!”阿诺尔夫人哀求道。

河北省荣军医院
西吉县中医院
吉林公立牛皮癣医院哪个权威
清远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
江门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